350px*126px

100-100

走进统计

统计风采

首页 > 走进统计 > 统计风采

陈其伟:记忆中的爷爷

“来也潇洒,在也潇洒,去也尤其潇洒,阳世间能来几回,为何不潇洒;

生得自然,活得自然,死得更是自然,阴曹府只去一次,原本是自然 。”

-----是谁如此准确地描绘了我的爷爷?原来是大爹挽爷爷之联。知父莫如子,知子莫若父,应该是一种心灵的默契。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爷爷奶奶的概念很模糊。只记得小时候,每年到腊月二十八九,父亲就骑上自行车,说是要去看望爷爷奶奶,和他们过年,路途好远好远,有没有带我去过,都记不起来了。

印象中,有一年,已经立冬,天气很冷,我的心却很激动:爷爷奶奶来到了我们家!说以后就一直住这里了,我好高兴!家里一下子这么多人,很是热闹。那是记忆中和爷爷奶奶近距离长时间接触的最美好的一段时光。虽然当时他们没有搂抱我一下,但我并没有感到陌生,很自豪地对邻居玩伴说:“我爷爷奶奶在呢!”

爷爷花白的胡子,说话声音很大,吃饭时胡子随着咀嚼而翘动。每天早晨我都会被“嗡嗡”的声音吵醒,悄悄爬在被窝里听,原来是爷爷在念经,我一个字都听不懂,一句话都没有记下。他的枕头前一直放着书,有《一千零一夜》《三国演义》《西游记》《金刚经》等等。爷爷随手拿起就朗读,声音时高时低,抑扬顿措。高兴处,用手比划着,捋着胡子哈哈大笑;悲伤处,掩卷沉思,泪眼婆娑,如临其境。他给我们兄弟俩讲演义故事、古典名著,每到精彩之处,他则戛然而止,大声说到:“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我们时常被爷爷的幽默风趣逗得大笑,逐渐对文学名著有了印象,尤其《隋唐演义》《说岳全传》等演义故事更让我痴迷,拿上书囫囵吞枣地就看起来,乃至很长一段时间成为我向伙伴们炫耀的资本。

记得那时我刚学会下象棋,应该说是只知道象棋规则吧。我俩对战,爷爷走炮,说是“飞毛腿”导弹、上马称为“千里马”出动、走车则为“激光战车”,每走一步都有一个名堂出口。他每吃我一个子,都哈哈大笑,大声说:“哪里逃,吃俺一炮”;每赢我一盘,要说:“妖将,乖乖受降,本王饶你不死”。他的棋子被吃或被将军,他则两手抖动,表现出大惊失色之状,“哎呀呀,大事不好,敌将使瞒天过海之计,用奇兵偷袭,我还是弃车保帅,保存实力,来日再战”。在对战的过程中,我知道了什么是巡河车、卧槽马、担子炮等象棋数语。那两三个月,在爷爷的陪伴下,我学会了铁门拴、重轱辘炮、马后炮等象棋实战技巧,棋技有了很大的长进。

爷爷写得一手好字,记得那年大队戏台又长又宽的一幅大字对联就是爷爷写的,很遗憾,内容和实物都没有留存下来。快过年了,邻居们拿来纸,请爷爷写对联、签牌位等,他折纸、搅墨、用笔,一气呵成,很多春联他都不用看书,信手拈来,一会就完成。爷爷还渡往生,说往生是神仙用的钱。洗完手,上一柱香,抿一杯酒漱漱口,左手压着裁好的黄纸,右手拿着往生板,双眼微闭,口中诵着往生咒,一张一张渡着,是那么专注、那么虔诚,我们都不敢走动,怕惊动天上人。

遗憾的是,那年春节过后一个多月,爷爷奶奶执意要回到他们那个连甜水都没有的老家------腰水村去。说人老了要落叶归根,那里有他们熟悉的人,有他们熟知的一切,才是他们真正的家。

那是我和爷爷奶奶过得唯一的一年,其实只有三个月多点。就是在那段时间里,爷爷给我留下了至深的印象。他性情开朗,不拘小节,坦率直言,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他率性豪爽,童趣心浓,和我的玩伴们一起下象棋、打钱国、赢纸板等游戏;他多才多艺,乐善好施,慷慨大方,为乡邻的红白喜事提供文化服务。真是一个洒脱、豪气、率真的老头子。

来也潇洒,在也潇洒,去也潇洒。记忆中那个睿智的老人潇洒地走了。可是他那豁达开朗、积极乐观、潇洒自如、爽朗率真的笑声一直印在了我的脑海、刻在了我的心里。

生得自然,活得自然,人生本自然。爷爷是那种“在泥泞路上仍有一颗玩泥巴的心”的乐观洒脱的人,在生活中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能坦然处之。随着年龄的增长,从爷爷的人生中渐渐感悟到,作为一个平凡的人,不一定要取得了不起的成就,而是在一份简朴、平淡的生活中,活得健康快乐、活得自在精彩,就是一种至高至乐的人生境界。 这种从容、淡定的生活是人生最曼妙的风景。

享受生活,豁达人生!是一种追求,更是一种境界!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版权申明
Copyrights © 版权所有 甘肃省统计局外网 陇ICP备09000265-5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访问高峰 位访客, 今日 位访客, 昨日 位访客
甘公网安备

甘公网安备 62010202000639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 620000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