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px*126px

100-100

统计服务

市级分析

首页 > 统计服务 > 市级分析

甘南州农牧业生产发展现状分析

农牧业是甘南州的基础产业,也是藏区最具基础性、影响最深最广的产业。农牧业的发展水平对甘南州产业结构的调整优化具有深刻的影响。甘南州历届政府在“三农”方面的投入逐年增加,通过加大农业基础设施建设,积极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牲畜、草场到户经营责任制,集体林权改革责任制,认真落实各项强农惠农政策,深入实施“农牧互补”“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等一系列战略措施,使甘南农牧业在自然条件严酷、自然灾害频繁、基础条件薄弱等不利因素的影响下,始终保持了持续稳定发展的好势头,农、林、牧业得到全面发展。当前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随着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和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工作的深入开展,农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推进和乡村振兴战略的深入实施,农牧业生产结构得到不断优化,传统农牧业向现代农牧业加速转变,为保持经济的平稳较快增长和农牧村社会和谐稳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在生产稳步发展的背后也暴露出了不少制约农牧业发展的瓶颈问题。本文就全州现阶段农牧业生产发展现状作以概述,找出制约农牧业生产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和难点,进而提出加快甘南州农牧业发展的路径和对策,供参考。

一、农村经济总量稳定增加、占GDP比重总体下降

2019年,全州一产业增加值完成 43.83亿元,比上年可比增长4.67%。比2006年(二农普年份)增加 34.96 亿元,年均增长5.2 %。纵观13年发展历程,一产增加值总量呈逐年稳步增长趋势,但占GDP的比重由2006年的29.62%逐年下降到了2012年的22.21%,下降了7.41个百分点,自2013年又开始微升,到了2019年为23.68%,但总体上呈现出下降趋势。

农、林、牧业结构由2006年的39.56:2.21:58.23调整到2016年(三农普年份)的21.77: 8.66: 69.57。种植业比重下调17.79个百分点,林业和畜牧业分别提升6.45和11.34个百分点。

分县市按一产增加值总量排序,2006年(二农普衔接数据)依次为:夏河县1.46亿元、卓尼县1.39亿元、舟曲县1.34亿元、玛曲县1.33亿元、临潭县1.12亿元、迭部县0.79亿元、合作市0.73亿元、碌曲县0.70亿元。10年后的2016年(三农普衔接数据)县市排序依次为:玛曲县5.09亿元、夏河县4.81亿元、卓尼县4.34亿元、舟曲县3.79亿元、临潭县3.48亿元、碌曲县3.03亿元、迭部县2.64亿元、合作市2.07亿元。不难看出由于首位产业畜牧业生产比重的提升,畜牧业生产大县玛曲县由2006年的第四位一跃到2016年的首位,夏河县移居第二,碌曲县由2006年的末尾前移2位居第六位,其他县市基本稳定。

二、农牧林业全面发展、生产特点各具特色

(一)高原特色种植业快速发展、种植结构优化、效益提升。

一是种植面积增加。2019年,全州农作物种植面积为116.09万亩,比上年增加12.58万亩,增长12.15%,比2006年增加14.48万亩,增长14.25%。其中粮食种植面积为63.57万亩,经济作物面积43.52万亩,青饲料面积8.99万亩,分别比上年增加5.67万亩、6.72万亩和0.18万亩。主要经济作物中药材、蔬菜种植面积分别达到了24.52万亩、1.63万亩,比上年分别增加5.16万亩和0.14万亩,比2006年分别增加15.31万亩和0.58万亩,增长1.66倍和55.24%。

二是种植结构不断优化。2019年全州粮、经、饲种植结构为54.76:37.49:7.75。与2006年的60.45:29.05:10.50相比,粮食和青饲料种植面积比重下调5.69和2.75个百分点,而经济作物种植面积提升8.44个百分点。与2016年的61.84:37.03:1.13(三农普数据衔接数)相比,粮食种植面积下调7.08个百分点,经济作物和青饲料面积分别提升0.46和6.62个百分点。

三是设施农业得到了发展。从1992年开始,全省在农业生产中,大力推广发展设施农业。甘南州结合本州实际积极响应全省号召,大力发展设施农业。先后推行地膜小麦、洋芋、玉米、中药材种植技术,2019年,全州塑料薄膜覆盖面积达到15.29万亩,比2016年增加2.93万亩,增长23.71%,比2006年增加4.95万亩,增长47.87%。2009年开始又在全州大力推广蔬菜温棚和塑料大棚建设,到2017年全州已建成蔬菜温棚和塑料大棚2871个,面积达2700亩。近几年来由于维护跟不上,造成部分设施损坏不能投入生产,到2019年全州蔬菜温棚和塑料大棚为2171个,面积为1090亩。设施农业的加快发展,使甘南农业实现了作物全年生产、多季收获、高产高效的生产模式,大大提高了土地产出率。

四是种植业效益提升。2019年全州粮食、油料、中药材、蔬菜总产量分别达到10.51万吨、2.18万吨、5.49万吨、2.08万吨,与2006年比分别增长12.53%、35.40%、3.2倍和63.78%,与2016年比分别增长11.67%、10.66%、29.79%和31.64%。种植业增加值由2006年的3.39亿元增加到2016年的4.82亿元,2019年的8.57亿元,总增加5.18亿元,增长52.80%。

(二)畜牧业生产长足发展,首位产业优势凸显。

自改革开放以来,全州畜牧业紧紧围绕完善草畜体制改革,开展配套建设,发展商品生产,大力推广科技,加大牧业投入,使畜牧业开始由自给型经济向商品型经济转变,由粗放型经营向产、加、销一体的现代化方向迈进,由靠天养畜向建设养畜方向转变。深入实施“农牧互补”战略,加快推进牦牛、藏羊等五大产业示范区试点村建设,培育各类专业养殖户,联户牧场,养殖小区,发展农牧业专业合作社;加快畜群结构调整,围绕牦牛、犏牛和藏羊繁育试点村建设,大力开展牦牛藏羊本品种选育和提纯复壮,提高良种比例。全力实施现代农业产业发展项目。使畜牧业生产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一是畜牧产业带建设带动设施养殖业发展,加快了牲畜饲养周期,出栏率、商品率大幅提高。根据“168”现代农牧业发展行动计划的深入实施和《甘南州一产首位产业高原特色生态畜牧业发展方案》,在全州推动了牦牛、藏羊繁育、犏雌牛奶牛养殖、牛羊育肥、特色养殖五个产业带建设。随着产业带建设的不断深入,各县市依托产业带培育发展了一批具有高原特色的养殖场、专业养殖合作社、养殖户,传统草原放牧养殖方式逐步转向圈养舍饲,使全州设施养殖得到了一定发展。2019年全州建成猪、牛、羊暖棚设施面积达到92.84万平方米,  猪、牛、羊设施存栏数达到28.09万、头只,占到各类牲畜存栏总数的7.88%。随着设施养殖业的发展和牛羊育肥基地的建成, 加快了牲畜饲养周期,出栏率和商品率大幅提高。2019年全州各类牲畜肉畜出栏数量达到221.38万头、只,比上年减少1.82 万头匹只,出栏率达到60.99%,比上年提高1.38个百分点,比2006年增加120.2万头、只,增长1.18倍,出栏率提高26.99个百分点,比2016年增加18.32万头、只,增长9.02%,出栏率提高11.48个百分点。商品数达到204万头、只,商品率达到55.94%,商品率分别比2018年、2016年、2006年提高1.65、12.24、27.62个百分点

二是淘汰落后品种、引进优质品种,核减牲畜存栏、精良畜群结构,提升生产效益。为了精良畜群结构,自2014-2016三年全州淘汰土种山羊8.88万只、土种黄牛和役用牛6.4万头。夏河县以当地纯种牦雌牛为繁育群,引进英国英吉利海峡娟姗岛“娟姗牛”冻精,进行人工授精繁育。杂交繁育后的娟姗牛,生长期短,个头大、肉质精,一年一胎,日产奶18—20斤,产奶期长达7个月,年产奶量在2100公斤左右,奶质接近牦牛奶质,可提炼酥油,2岁出栏,每头成年畜市场价在2万元以上。目前,该合作社养殖规模达到600多头,已建立6个繁育点,每个繁育点精选50头能繁牦雌牛作为核心繁育群开展娟姗牛杂交繁育。甘南州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数据衔接后,2016年全州各类牲畜年末存栏数为384.67万头、只,自2017—2019三年核减牲畜存栏29.2万头、匹、只,核减后2019年全州各类牲畜存栏为355.47万头、匹、只。随着淘汰落后畜种、核减牲畜存栏,畜群结构得到精良,草畜矛盾得到缓解。同时,养殖结构也在发生变化,畜牧业生产效益不断提升。猪、牛、羊养殖比例由2006年的7.51:32.10:57.88调整为2016年的4.74:36.9:56.84, 2019年的4.98:38.51:54.87。不难看出,牛的养殖比重在不断提升,而猪和羊的养殖比重在降低。随着畜群结构的进一步优化,畜产品产出量增加。2019年全州主要畜产品肉类、牛奶、绵羊毛、鲜蛋产量分别达到9.7万吨、10.23万吨、0.19万吨、0.20万吨,与2006年比分别增长1.4倍、56.4%、26.67%、100%,与2016年比分别增长30.37%、20.92%、-9.52%、66.67%。除绵羊毛因存栏减少下降外,其他畜产品产品都有较大幅度增长。

三是市场和政策因素刺激养殖户提升了养殖管理水平。由于近年来农牧民对畜牧业生产的管理引起了重视,冬春“两乏关”期间加大了对老弱幼畜的舍饲力度,牲畜死损减少,反映生产管理水平的产仔成活率、成畜保活率均被以前提高。2019年全州各类牲畜产仔成活率和成畜保活率分别达到96.01%、98.62%,比上年分别提高2.67和0.14个百分点,比2017年分别提高0.79个百分点。2017年以来,畜产品收购价和市场价格都呈上扬趋势。加之部分县政府在落实草原奖补政策时,出栏牛羊分别补助200元、70元等不同额度的奖励,刺激了农牧民加强养殖管理水平和实时出栏的积极性。

2019年全州畜牧业增加值达到31.35亿元,比上年增加3.19亿元,可比增长3.21%,比2006年净增加26.36亿元,增长6.59倍,比2016年净增加7.53亿元,增长31.61%。农、林、牧生产结构由2006年的38.22:2.14:56.26变为2016年的14.58:7.62:72.05,变为2019年的19.55:4.1:71.52。可以看出作为第一产业首位产业的畜牧业生产地位在逐步稳固。

(三)生态建设深入推进,林业生产跌宕起伏。

随着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甘南生态林业建设曾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好形势,全面停止天然林采伐、启动退耕还林(草)试点工程,实施了“天保”工程。

一是坚持不懈的狠抓了天然林保护工程。2006年全州完成封山育林面积40.03万亩,2016年达到208.18万亩,2019年为96.16万亩。二是扎扎实实地开展了退耕还林工程。自1978--2019年全州累计完成植树造林面积达300.27万亩。其中第一轮植树造林项目实施高峰期2004年造林面积达到24.15万亩,第二轮植树造林项目实施高峰期2016年造林面积达到20.71万亩,2019年全州造林面积为14.54万亩。三是苗木种植业曾一度发展。随着第二轮植树造林高峰期的到来,苗木价格高涨,种植苗木效益非常可观,主要林区群众大量在耕地上种植苗木,从2012—2014三年来,全州当年育苗面积分别达到0.79万亩、1.94万亩、1.66万亩,到2015年由于盲目种植,供过于求,苗木价格一度下跌,造成大量留床,到2017年全州苗木留床面积高达4.82万亩,到2019年仍达2.89万亩。四是林下经济大力发展。根据各地特点,营造花椒、核桃、木耳、大果沙棘、树莓等生态、经济兼用林,开展林草、林药间作,在取得生态效益的同时通过林果、林药、山野菜、林草舍饲畜牧业等增加农民收入。2019年全州野生植物采集部分产值占到了林业总产值的33.66%。全州林业增加值2019年达到1.80亿元,比上年少0.55亿元,比2016年减少0.72亿元,但比2006年增加1.61亿元,增长近7.5倍。

三、存在的问题和困难

(一)县域之间种植结构调整不同步,影响全州结构调整步伐。

随着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入,在政府引导和比较效益的驱使下,农民对种植高产高效经济作物的意向也不断增强,近年来全州农业种植结构在不断优化。然而县域之间种植结构调整进程并不同步。2019年临潭、卓尼2县经济作物种植面积占农作物种植总面积的比重分别达到了53.97%、52.62%,高出全州总体水平16.48和15.13个百分点,舟曲、迭部2县分别达到30.18%和30.13%,低于全州总体水平7.31和7.36个百分点,经济作物种植比重低于30%的县市有夏河县、合作市、碌曲县,分别为23.65%、23.59%、和16.79%,低于临潭县30.32、30.38和37.18个百分点。由于大部分县市种植结构调整缓慢,从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全州结构调整的步伐。

(二)农业设施损坏严重,投入生产的设施面积大幅减少,大棚蔬菜减产。

自2009年开始,全州在卓尼、临潭、舟曲、合作、迭部等县市先后建成了蔬菜大棚、日光温室达3300多座,建成一座占地面积0.7亩左右的蔬菜大棚,政府投资2万元左右。但是设施建成后,维护、维修服务跟不上日久自然损坏,严重的棚顶坍塌,不能投入生产。据了解要维修这样一个大棚至少需要资金3000元,靠农户是无力维修的。目前合作市、临潭、卓尼的大棚空棚率已经超过50%以上。2019年全州设施实际使用面积只有1377亩,比2017年减少1323亩,下降近50%,大棚蔬菜产量减少1600多吨,蔬菜大棚空棚率高,日光温室使用率低,造成蔬菜减产,生产效益下滑。

(三)舍饲养殖规模小,草畜矛盾依然突出。

2019年全州各类牲畜存栏355.47万头只,折合789.41万羊单位。其中,设施养殖只有50.81万羊单位,仅占总羊单位的6.44%,与省上核定的全州天然草原理论载畜量红线558个羊单位相比还超载180.6万个羊单位,草畜矛盾依然突出。

(四)牲畜生产基数持续减少,生产增长空间收窄。

随着草原生态保护工作的不断推进,国家大力实施新一轮的草原生态补奖政策,鼓励牧民群众扩大出栏,减少牲畜存栏,减轻草原放牧压力,保护草原生态。根据《甘南藏族自治州草畜平衡管理办法》和《甘南州2017年草畜平衡超载牲畜核减工作工作的安排意见的通知》(州政发〔2017〕36号)精神,全州计划用2017—2019三年时间核减超载牲畜97.65万个羊单位。实际上2016年由于三农普数据衔接后全州各类牲畜年末存栏为384.67万头、匹、只,经过3年核减了29.2万头、匹、只,折合44.6万羊单位,到2019年末各类牲畜存栏为355.47头、匹、只,相应年末适龄母畜也减少12.81万头、匹、只,按正常的繁殖率计算,由于生产基数缩减,全州各类牲畜将少产仔10万头、匹、只左右,总增数减少,出栏数也将相应下降。受近10年连续增长的高基数和低生产的影响,全州畜牧业生产增长空间会持续收窄,将迎来一个负增长的过渡期。

(五)退耕造林项目缩减、育苗过剩,林业生产失去增长点。

在生态文明建设各项政策的刺激下, 2014—2016年全州第二批退耕造林项目深入实施,植树造林规模加大,全州对苗木的需求量也增大,苗木种植业发展较快。迭部、舟曲、卓尼、临潭主要林区农户利用荒地和耕地大量进行苗木种植,但由于缺乏统一规划、科学布局,经过几年的无限制种植,苗木供过于求,价格大幅度下跌,种植的苗子卖不出去,造成压床,大量耕地被占用。近两年,受全州退耕造林项目计划缩减的影响,全州造林下降、育苗面积也随之下降,使全州林业生产失去增长点,近几年已呈现出负增长态势。

(六)农业现代化程度低,农牧业生产仍处于低水平发展期。

近年来,尽管随着“168”现代农牧业发展计划的深入推进,全州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关于“三农”工作的方针政策和决策部署,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狠抓农村全面小康社会建设,使农牧业和农牧村社会经济发展呈现出良好的局面,农牧业现代化进程也取得了新进展。但根据对全州2016年度农业现代化实现程度监测结果看,我州农业现代化综合发展实现程度仅为55.16%。其中,农业生产现代化实现程度为48.77%,农业科学技术现代化实现程度为68.62%,农业物质装备现代化实现程度为45.55%,农业经营管理现代化实现程度为42.96%,农业环境保护现代化实现程度为91.02%。而农业从业人员人均设施农业面积、牧业从业人员人均设施牧业面积、万户拥有农业示范园区个数、农业劳动力素质(初中以上人员比重)、粮食单产、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标准化农田比重、有效灌溉率、农户参加各类合作组织比重等指标现代化实现程度均在10%以下。农业产业化发育程度低,使农业现代化实现程度还不到60%。说明我州农牧业生产仍处于低水平发展期。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版权申明
Copyrights © 版权所有 甘肃省统计局外网 陇ICP备09000265-5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访问高峰 位访客, 今日 位访客, 昨日 位访客
甘公网安备

甘公网安备 62010202000639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 620000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