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px*126px

100-100

走进统计

统计风采

首页 > 走进统计 > 统计风采

刘玉红:猛子

猛子是一只狗的名字。

十六年前秋天的的一个下午,我托朋友买来一只尚未满月的小狗,之所以尚未满月就抱了回来,只因狗主人说已经有好几个人在打小家伙的主意,等满月怕是留不住了。小狗之所以如此抢手,都是因为很多人看中了它的父母——我先前见过,那是一对纯种的德国“黑背”,是一种身材高大威猛的狼狗,全身大部分毛色灰黄,唯有背部一绺毛是黑的,亮的像缎子一样。

因为出身名门,小狗的价格自然也是不低,一百元少了一分不卖。刚抱回来的小家伙真的很小,还没断奶,连走路都还打着趔趄。将小家伙捧在手心里,想着它很快就会长大,长成它父母那般威猛的模样,便随口叫它猛子。房东家的小男孩很是喜欢惹逗猛子,还给它起了个大名叫刘猛,看见我过来便小声给猛子说:“赶紧过去,你爸找你来了……”猛子也像是真的听懂了,便挣脱小男孩跌跌撞撞地朝我跑了过来。我打小就喜欢猫猫狗狗,自然对小猛子疼爱有加,时常是省了自己的伙食给它改善生活。小家伙白天自个儿在院子里来来回回小跑撒欢,晚上就睡在妻子的长筒靴里,几次掏出来又钻进去,妻子打过两次后还是不见效果,也想着那么小就趴在冰冷的地上怕被冻坏了,便也就由了它去。

听人说像这种狼狗养起来很麻烦,是每顿都要吃肉的。我很是郁闷,自己都没有肉吃,哪里能给它每顿吃肉呢?谁知小家伙像是懂得主人的家境贫寒,从来都不挑食,小的时候是剩饭剩菜,稍微长大一点回到乡下后,便和父母喂养的猪吃在一起,一点儿也不娇气,给啥吃啥,长的胖嘟嘟的,喜欢一圈圈转着圈咬自己的尾巴,喜欢跟着人黏着人,很是招人喜欢。只是长的黑不溜秋的,看不出一点儿它父母的模样,我曾一度怀疑它是不是真的就是“黑背”。去问专业养狗的一个亲戚,才知道要等到大约一岁时它才能褪掉现在的毛色,这便才安了心。

“黑背”就是“黑背”,到底和以前养的土狗有着明显的差别。等到猛子长到多半岁的时候,它的优秀的基因就开始体现了出来,它会主动叼来鞋子、棍子之类只要它能找到能叼的动的东西放在我的手里,我扔出去它很快又会叼回来,来来回回不厌其烦,而且行动一次比一次迅速,姿势一次比一次潇洒。猛子能做的还远远不止这些,我按照自己的想法训练了一个月后,它便能熟练按照我的指令做到蹲下,趴下,起来,走,跑这些动作,能够做到食物放在旁边听不到指令不吃,能够一个陌生的地方一直趴着,听不到我的指令绝不起来,惹的庄里人看到了很是羡慕。转眼间,猛子长大了,逐渐褪掉了先前一身灰黑色的绒毛,出落成了一个又高又帅的“小伙子”。这期间的猛子更是和我形影不离,只要我不介意,我走到哪儿它一般都会跟到哪儿,纯粹就是一个跟屁虫。好几次一觉醒来才发现临睡前还趴在地下的猛子居然钻进我的被窝里,要么挤在我的枕头上打着呼噜睡得正香,要么无聊地撕咬着被褥和衣服,本来好好的被套、衣服被它折腾得凌乱不堪,有的地方甚至被它咬破了好几个洞。妻子好几次气的怒目圆睁,看到女主人动怒了,猛子像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耷拉着头,不时地偷瞄一眼眼前的情形,然后眨巴着两只黑黝黝的眼睛挪身过来,将头抵在我的怀里寻求庇护。妻子看着有我给撑腰护着,也不好下手,便连我一通数落一顿,最后不忘提醒:下不为例。

到了后来,猛子更是我走哪儿它就嚷着跟到哪儿。说嚷,毫无夸张,比如它每次听到我发动摩托车时,就会突然窜出来,先是围着我和摩托车转,看我没有领它的意思后就开始唬着咬拽我的裤脚,车子前行时还不松口,看到这种情形,丢下它我又于心不忍,便抱起来让它骑在油箱上面,这时候它会乖乖地俯下身子,两只爪子搭在仪表盘上“坐”的稳稳当当。因为猛子比我儿子要大一岁,于是经常遇到好事者调侃,说我这是又带着大儿子兜风去了。我只能一笑了之,其实在我心里,真就当猛子是自己的孩子,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几年后猛子长大了,个头足足有一米高,体型比一般的土狗要大出好多,四条腿上的毛是橘黄色的,身体大部分毛色灰黄,背部乌黑发亮,两只耳朵竖的老高,绝像是两只黄色的三角板,看着比它的父母更加威猛更加机灵。来我家里串门的人都怕猛子,不要说扑过去撕咬,就是它一声不吭蹲在那儿都让人觉得心里发怵,好在猛子很乖巧,每次看到生人总是不停地观察我的眼色,从来不会主动袭击人。后来我不得不外出打工,父母怕管教不了猛子而生出事来,便找来一根很粗的铁链把它拴了起来,年少气盛的猛子好多次想挣脱,直拽的铁链咔嚓作响。我每次回家,只要远远地听到摩托车的声响,猛子便开始疯狂地跳跃嚎叫,走近它抚摸着它的头时,它会立起身子将两只爪子搭到我的肩膀上,用它那湿漉漉的舌头急促地舔着我的脸,亲热够了便将头深深地埋在我的怀里,鼻腔里哼哼唧唧地撒起娇来。

看着我家威猛帅气的猛子,几个养狗的乡亲都非常羡慕,便牵着自家的狗找上门来,有的甚至还带着礼品,想着好让自己家的狗也能生一窝这带着狼的基因的崽子。可是猛子天生不懂风情,或许更是压根就没看中这些异性朋友,任你怎么教唆它就是不上心,宁可独处也不愿和这些慕名而来的朋友有过多交往,完全一副任你怎么倾慕,我自我行我素的姿态。很多人都纳闷,我在纳闷之余想,或许它还是个孩子,还不懂得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或是它身上真的存在着狼的本性,压根就没有将这些异性们当做自己的同类也未可知。说它有狼性,除了它的体貌特征,我更是惊讶于它强大的咬合力,每逢过年时啃过的不论多大的骨头,到了它的嘴里都能够轻松地被嚼的粉碎,甚至连整块的猪头骨都能被它啃的哪怕一颗牙齿都不剩。期间有人看中猛子,出了一千元的高价想买走,但被我婉言拒绝,因为在我的心里,猛子不仅仅是一只狗,而是我精神的一种慰藉,是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十年后,我感觉本应还年轻力壮的猛子突然间身体明显不如以前了,毛色不再光亮,身上经常有褪不尽的孽毛,眼睛里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的精光,进食量和进食速度明显不如以前了。后来才发现它是病了,而且病的不轻。看着猛子逐日消瘦的身体,却不知道这病生在哪里,我将它的病症口述给城里的兽医,想办法给它吃药打针,但一切为时已晚,病了半年后它连站都很难站起来,但每每看着我回家时,都会尽可能地起身,摇摆着它那光溜溜的尾巴,还像先前那样围着我打着转儿,只是转的趔趔趄趄。许是它已知道自己来日不多,每次我出门时它都吼的比以前更加厉害,一次父亲说直到我骑车上山后它还朝着山头的方向吼叫,面对这样一只有灵性的畜生,我竟伤心不已,我知道它是还想坐在摩托车上跟着我再出去,或者是希望我能天天留下来陪它,一定是这样的……

听父母说,猛子临离开我们那天吼了整整一夜。我们乡下有这样的习俗,就是家养的狗在临死前是不能死在家门口的,猛子这样的吼叫令父母几度不忍,但善良的父母还是选择让它趴在家门口。那一夜,我是刻意躲避的,我怕自己难过。其实后来想,我还是太自私了,猛子那一夜的嚎叫,或许不完全是因为病痛,而只是为了想见到陪它养它整整十年的主人,只为做生命最后的告别,只为最后舔一次主人的脸,只为将头抵在主人的怀里撒最后一次娇……

我将死去的猛子抱到离家不远的沟口小心地放下,那里,是它临死前一直看着的地方,也是我每次回家都必须经过的地方。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版权申明
Copyrights © 版权所有 甘肃省统计局外网 陇ICP备09000265-5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访问高峰 位访客, 今日 位访客, 昨日 位访客
甘公网安备

甘公网安备 62010202000639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 620000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