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px*126px

100-100

走进统计

统计风采

首页 > 走进统计 > 统计风采

刘玉红:一个人的世界

有时候我很怀疑自己,也生自己的气,譬如和朋友们一起聚会,游玩,都热热闹闹的,可我总会在不经意间发现自己要么板着脸孔,要么心不在焉,定然是一种让人感到些许扫兴的神情。此等情景,连自己都觉得可恨,别人心里怎么能舒服呢?实在是不想影响大家的心情,也不想为难自己,于是大多时候我选择的是逃避,选择把自己关在一个人的世界里,一个人在自己心的舞台上表演,任由自己一个人扮演的生旦净末丑各类角色轮番上场,既是演员又是观众,一个人承受各种角色带来的震撼和冲击,一个人尽情品味,一个人替自己喝彩或者喝倒彩……

除了实在无法推脱的,平日里朋友们之间的很多邀约和聚会我多是婉言谢绝,想来真的是有点故作清高和不近人情。我喜欢一个人躺在床上听听音乐,翻翻书,或者是正襟危坐装模作样写写毛笔字。就比如今夜,几位好友相约去看鼓楼,我却以累的理由独自留在酒店,打开酷我音乐一遍一遍重复听九十年代的一首老歌,情不自禁想起二十多年前第一次听这首歌的场景,那是凌晨两三点在工地上加班焊接阳台板,电焊条刺眼的光芒背后,一个是懵懂的我,一个是我已经忘掉了名字的师傅,他咿咿呀呀地唱,我五音不全地跟着学。听着,想着,居然激活了心里的某一条伤感神经,便赶紧关掉手机。打开电视,荧屏上,斯琴高娃正在朗诵贾平凹的《写给母亲》,首先是感叹大师的手法,居然能将看似如此平淡的文字操纵的这般感人。等斯琴高娃朗诵的最后那段句子:我在地上,她在地下,阴阳两隔,母子再也难以相见,顿时热泪肆流,长声哭泣啊……朗读者斯琴高娃眼眶湿了,主持者董卿用纸巾拭着两腮,现场很多观众潸然泪下。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嗓子口的那个痛啊,疼的连咽下一口唾沫都很困难。真的是非常幸运能又有这样一次疼的感受,而且明显比以往更加真切和深刻,因为我的母亲也正在一天天的愈加苍老。

我喜欢一个人在散步,让清凉的风吹乱额头的发丝,让远处的灯光把自己的影子恶搞成长短不等粗细不一的形状,就那样随心所欲的走,不确定目标,不限制时间,想着各类现实的和梦想着的事情,想着解决一些问题的最好的办法,然后开始积累去面对和解决这个问题的勇气。是的,有很多艰难抉择的勇气都是这样被自己挖掘出来的。如果再有一些雪花或者雨丝则更好,可以让雪花落在脸上和身上,可以无所顾忌地让雨滴淋湿头发,感受雨水顺着脸颊流下来的感觉真好,那一刻心里的抉择将会更加的坚定和决绝。比如自己曾在大雪天独自步行走过二十多公里的路程,我喜欢一个人在冰天雪地里行走的感觉,某一刻,我甚至感觉这整个白色的世界都是我自己的,或者只有自己才是这个世界的宠儿,被宠的无法无天,忘乎所以。

我很少去人声鼎沸、摩肩接踵的景点,我认为那是在受罪。我更喜欢一个人到一个非常清净的地方,譬如古镇的某一条深巷,譬如一座古堡或者是一段野草依依的旧城墙,在周围静的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的时候,我便看到了那撑着油纸伞消失在小巷尽头的少女,看到了古堡堡主犀利而有些忧郁的眼神,看到了烽火台上正在升腾着的狼烟……在一次次的时空穿越中,让自己的心灵尽情的狂欢,让自己的思想放肆的纵驰,或者是身着一袭长衫的翩然公子,或者是捻着长须故作深沉的师爷,或者是在滚滚沙尘中纵身马背的侠客,或者是……哪怕最后只是自己孑然萧条的背影。

有人说独处是一种智慧,是一种境界,可自己天性愚钝,自然是与智慧没有半点牵连的,也进入不了什么境界。但是我依然觉得独处是一种修行,也是一种享受。是的,是一种修行。人们很多时候都是无奈地习惯囿于无休止的交际的困惑,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轮换戴着各种只有自己才能看懂的面具,静下心来用心思考的机会和时间真的是太少。的确,也还是一种享受。我们更多的时候是在看别人的表演而忽视了自己的存在,其实学着欣赏自己的表演——从编剧到导演再到演员,自己可以是英雄也可以是帝王,可以挥斥方遒也可以指点江山,多少再加入一些阿Q的形象和思维,在寂静中能尽情享受这难得的一个人的世界里的繁华和孤独,真的是很难得的。

一个人的世界里,便能突然发现整个世界的精彩其实距离自己很远,而自己的精彩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版权申明
Copyrights © 版权所有 甘肃省统计局外网 陇ICP备09000265-5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访问高峰 位访客, 今日 位访客, 昨日 位访客
甘公网安备

甘公网安备 62010202000639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 620000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