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px*126px

100-100

走进统计

统计风采

首页 > 走进统计 > 统计风采

刘玉红:戒烟

当又一次准备戒烟时,不得不说戒烟对于自己来说,着实不是件容易事。

儿时卷草叶和驴粪蛋当烟抽,少年时偷着抽五分钱一盒那种极为廉价的纸烟,再到后来拿上旱烟锅子,自己这三十多年的烟民史虽不怎么灿烂,却是也能算的悠久了。儿时卷草叶驴粪,纯粹属于好奇,少年时学着抽烟大约只为了卖萌耍酷,后来经事渐多,一个人在灯下吐些烟圈发呆,便是所谓“借烟熏愁”吧(只因不怎么喝酒)。再后来经常加班弄些材料,三更半夜困得俩眼皮打架,便一根接着一根抽烟,才得以在烟雾缭绕中强打精神串起一个个凌乱的词语,尽管串的疙里疙瘩,但那还是多靠了烟的帮衬。

相比一天“一根烟”的烟界“高手”,抽烟我还算不得把式,平常若连抽两三根就感觉头晕眼花,走路踉跄了。但不抽又不行,特别是拿起书时,烟便和书一样重要,边翻书边抽烟,穿过丝丝缕缕的烟雾,自己俨然就是书中的主人公,如若无烟相伴,则感觉那字里行间冰冷生硬,索然无味。

抽烟的日子嗓子发干喉咙嘶哑,戒烟的日子失魂落魄无精打采,总好像丢了什么东西,从客厅转进卧室,从卧室绕到厨房,再绕回客厅,终究不知道自己是要干点什么。像饿又不想吃,却不自主一个劲地咽着唾沫,像瞌睡也不是,只觉浑身乏力躺下又睡不着。泡的茶品不出味道,看的电视节目让人心烦,翻书更是不行,一页翻过了,全然不知道看了些啥。美美打一个哈欠,双手摸一把崩出的眼泪渣渣,大脑便能略略清醒一点,才顾上思考那灰黄色的烟草里面到底是下了些什么蛊毒,竟能让人大半辈子都逃脱不了的。突然就看到早上刚刚下定决心丢进去的,这会儿正躺在垃圾桶里露着半个身子的烟盒,便绝像是见到了久别的好友那般惊喜,赶紧弯腰伸手,想一把拽它出来,但又一想自己才下的决心,便悻悻缩回了手。却分明听见耳畔一阵唏嘘:人一辈子么,能享用的用着吧,何苦这么难为自个儿……好你,还引诱我!便随手抡起一个塑料袋连垃圾桶套上,一翻二倒三绾四扎,一把扔到门外,才算出了心里一口恶气。几次虽下了如此决心,但终于还是没能彻底戒掉。

后来感觉咽炎严重了,便又开始咬牙切齿想把烟戒了,但最长坚持三五月,短不过三五天,今天戒了明天抽,好了伤疤忘了疼,正应了那句有志之人立志长,无志之人常立志的经典语录,这句话就真像就是专门说给我听的。一个人时还可以看得住自己,和烟友在一起就不行了,多是还没等自己肚子里的烟虫苏醒,便早被烟友善言说服:先是不喝酒,如今又不抽烟,你这算是哪门子男人?重拾烟头就意味着又得惯听老婆的唠叨:有钱抽烟,没钱买双袜子穿,经常脚趾头在外头,可真是会过日子……

烟盒上“吸烟有害健康”的善意提醒看了很多年,竟多少有点麻木了。如今,烟似乎真到了非戒不可的境地,车站公交、学校医院、机关单位,好像走到哪儿都能看到禁止吸烟的标识,猛然发现能无所顾忌抽烟的场合正在越来越少,在公众场合抽烟的人也是越来越少了。

抽这最后一支再戒,还是就从手中这一支开始戒了?一根烟被我从烟盒里抽出来又塞进去,犹豫了几次后终于又一次连烟盒扔进了垃圾桶里。言必行,行必果。既成斯文,众目睽睽下,此回要当真戒了才好。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版权申明
Copyrights © 版权所有 甘肃省统计局外网 陇ICP备09000265-5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访问高峰 位访客, 今日 位访客, 昨日 位访客
甘公网安备

甘公网安备 62010202000639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 620000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