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辅助工具

350px*126px

100-100

走进统计

鲍文静:离家更近 离家更远

18岁,我上大学一年级,在离家2千多公里的福建读书,每年固定只有寒暑假回家。那个时候,家到学校的距离是38小时的火车卧铺,或是18小时的高铁,亦或是5小时的飞机。那个时候离家好远,无论谁问起我的学校和我的家,都得感叹一句:“哇,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学呀!”我爸妈听到这句话,通常是挥手笑笑:“姑娘主意强,她报考志愿的时候选地方选学校选专业都是她自己做主,我们也不插手。”

爸妈这话说的半真半假,在我报志愿这件事情上,他们曾经是尝试“插手”。刚开始,他们建议我学法律。因为他们觉得我伶牙俐齿,一定很适合当律师。我拒绝:“不行,我正义感太强了,做不了一个会赚钱的律师。”后来,他们建议我学牙科。因为他们觉得牙医是一个很有前景的职业。我又拒绝:“不行,我自己刷牙都是一分钟了事,怎么建议别人好好刷牙。”最后,他们建议我学教育。我排斥的更强烈了:“我从小到大因为淘气被请的家长还不够多么,我都管不住自己,还是别误人子弟了。”

爸妈觉得我说都很有道理,所以他们再也没有给过我建议。

直到我的录取通知书到家了,爸妈才知道我选择了学经济学。我这么选择,是因为经济学教授薛兆丰有一句话太吸引我了:“紧靠爱心不够,陌生人互助需要市场协调,所以小圈子靠爱心,大圈子靠市场。”爸妈虽然也不完全理解我的选择,但是他们大概觉得学经济学的人,看起来都很有文化,而且将来一定妥妥的就是银行行长,所以他们对我选的专业有点满意。

等我爸妈来到福建,感受到了那潮湿温热的空气后,对我选的地方更满意了。妈妈欣慰的说:“挺好挺好,在这里呆四年,你一定可以变白的。南方的气候好,养人。”

但事实证明,并没有变白,而且我还被晒分层了,就是黑的不太均匀了。

那时候觉得,离家远没有关系。反正离开家,是我们这些孩子到了一定年龄,就势必会做的事情。上大学这个契机挺好的,感受新环境,适应新人群,迎接新成长。

那个时候每到晚上固定的时间都会和家里打电话,大一的时候比较清闲,隔天打一次。大二大三大四因为社团、学习和兼职的事情忙起来,也至少每周一到两次。每次打电话都是和爸妈逗嘴皮子,并且每次都信誓旦旦的保证我在好好吃饭,好好学习,好好做社团工作,并且没有谈恋爱。

大学生活总是过得飞快,有时候甚至顾不上想家,就到了要回家的日子。那些年,虽然离家很远,但可能由于我过于没心没肺,对其他人离家的苦楚体会的并不是特别深刻。

22岁,我大学毕业了,考到了所在市的统计局。于我而言,这是很幸运的。在同龄人巨大的考研和求职焦虑中,我算是趟出了自己的路。与我父母而言,他们自然是很高兴的。因为我在单位附近租房住,离家也就40分钟的车程。只要,离家近了,无论是我周末回家还是他们来看我,都很方便。

刚上班的前几个月,我确实每周末都会回家。每周五回家帮爸妈做做饭,陪爸妈聊聊天,散散步,逗逗嘴,周末晚上再回到自己租的房子。这样的生活我其实很喜欢,因为我又有独立的生活空间,又能在工作劳累的时候回家像个小孩子一样继续享受父母的庇护和疼爱。可是我却忽略了一点,我总觉得周末都会回家,就省略了给父母打电话这一个步骤。随着工作渐渐步入正轨,我也逐渐的开始忙了起来,而且有时候会有朋友约周末逛街,甚至因为某一周工作量多一些,周末实在不想坐车回家,就想窝在房子里一个人睡觉休息。所以渐渐的我也不每周都回家,大部分时间都是半个月回一次。而且回到家也渐渐不爱出门散步了,就喜欢窝在沙发里看看剧听听歌读小说。

所以在工作以后,我觉得周末回家,和爸妈呆的时间变长了,爸妈一定很开心,所以我心安理得的认为自己在陪伴父母方面一定是做的比以前好多了。

可是当我偶尔看到一期奇葩说的辩论节目,里面的辩题很有趣:“爸爸每周陪伴孩子低于12小时,就被取消爸爸称号,你同意么?”这个辩题虽然是在讨论父亲在家庭教育中对孩子的陪伴时间不足的问题,但是节目里某一位辩手的话却引起了我这个做女儿的深深的反思。“陪伴也分有效陪伴和无效陪伴,孩子在客厅里玩积木,你在旁边沙发上玩手机。你觉得你在他身边就是陪伴,但是孩子依然是一个人在度过游戏时间。这不是有效陪伴,这只是你既不愿意真正花时间去关心孩子,又为了简单敷衍的履行自己的陪伴义务,甚至只是为了自欺欺人的消除自己并没有真正尽到有效陪伴责任的内疚感。”

我当下便觉得羞愧。

这不就是我么,虽然待在父母的身边,可是据我上一次陪爸妈散步,和爸妈一起谈心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虽然爸妈也会时常在晚饭后叫我出去一起散散步,可我总是说:“你们去吧,我就想在沙发上躺一会儿”;每当妈妈想要和我一起聊聊我工作上有没有什么烦心事儿,我总是敷衍的说:“挺好的呀,和以前一样”。虽然人待在家里,但是我真正有效陪伴父母的时间,其实比我花在手机和电脑上的时间还要短。明明我工作以后离家更近了,但是好像在我一次次对父母“礼貌拒绝”中,我和父母的距离更远了。

我反思自己,在工作以后,我急于证明自己已经长大,所以在父母面前,我尽力展现自己“大人”的一面:虽然刚工作工资不高,但每个月固定给父母钱,我想让他们知道,我可以负担自己的经济开支;虽然偶尔因为生活中的小问题感到烦心,但我不在父母面前展露真实的情绪,我想让他们知道我可以像个成年人一样控制情绪;甚至遇到一些棘手难解决的问题,我会优先自己上网查询,或者向朋友求助,我不愿意再像个小孩子一样,在父母的庇佑和支持下生活,我想证明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

但我忘记了,我的成长其实不需要用疏远父母来证明。相反,只有真正的理解父母心疼父母陪伴父母,才是我真的长大。

今年的六一儿童节,我收到了妈妈的微信:静静,做个大人容易,做回小孩子很难。爸爸妈妈希望你永远无忧无虑,永远保持童心。

你看,爸爸妈妈的祝福永远这么质朴,又好哭。

我回复:妈,我肚子上的肉肉越来越多了,我周末回家你陪我跑跑步呗,然后我还想吃你做的麻辣干锅,我周末回家你能不能给我安排一顿,作为回报,请你逛街去呀,姑娘买单。

妈妈回复我:想得美,不做,你好好减肥!然后配一个锅盖砸头的表情。

我知道,等到周末,麻辣干锅和我亲爱的爸爸妈妈,肯定都在等我。

我也知道,我会逐渐长大,会有自己的生活,但我也需要离家离父母近一点,再近一点。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版权申明
Copyrights © 版权所有 甘肃省统计局外网 陇ICP备09000265-5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访问高峰 位访客, 今日 位访客, 昨日 位访客
甘公网安备 甘公网安备 62010202000639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 620000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