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辅助工具

350px*126px

100-100

走进统计

刘玉红:我想你可能是个党员

儿时对于党员的向往,大多是受了红色影片里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共产党员光辉形象的影响。崇尚共产党员,羡慕共产党员,相信共产党员是正义的化身,具有无所不能的神秘力量,心里想着如果有一天自己能够成为一个共产党员,那该有多么的神气和自豪。平时小伙伴们一起玩游戏,大家也都要争着抢着当共产党的。尽管对党的向往如此深切,但由于自己生活环境的局限性,很长时间以来对于怎样入党、什么样的人才能入党却是一无所知,心想自己就是一个背水泥、蹬黄包车的下苦人,怎么能符和党员的标准呢。直到多年前发生的一件小事,鼓起了我向党组织靠拢的勇气。

那是十七年前初冬后的一个晚上,冷风裹夹着细细的冻雨,打在脸上居然针刺一般的感觉。蹬车经过盘旋路口时,我隐约看到路面上有一个什么东西,刹住车子后才看清居然是一个手机。四下环顾确认没人看到后,我跳下车子捡起了手机,迅速装进了自己的裤兜里。然后跳上车子用了十二分的力气蹬着自己那辆二手黄包车就往出租屋里跑,路上遇到有招手拦车的也不停下,那一刻心里想的是自己这回儿发财了,哪里还能看的起再去挣那一块两块的小钱呢!到了出租屋里,我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仔细把玩,那是一个下翻盖的灰色的小灵通手机,机身和按键上都有弯弯扭扭的外文,只大致知道是日文而已。手机有七八成新,上面还绾了一个粉红色的小装饰品,显得很精致也很舒服。当时我拿的是一个二手小灵通,花了二百多元买的,和捡到的这只相比较,它纯粹是不值得一提的。我大致知道这款小灵通的价格,一定是在千元以上的,大致可以和如今手机市场品牌机里面的高端机相媲美的。

我拿着手机一遍遍地看,一遍遍地摸,一直想着如何才能用好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宝贝,兴奋的大半夜都没舍得合眼。熄灯后渐入梦境时,突然被自己的一个突兀的想法惊了醒来,心想这丢了手机的人破财了不说,上面肯定有不少的重要信息,一定很着急的。想到圣人说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便开始怀疑自己这个取财之道的合理性了。可再一想,反正是自己捡的又不是偷的,失主若找上门来大不了还给人家。自己这么穷的,卖到手机店里少说也要三五百元……不行不行,这怎么可以。我赶紧打断了自己这不怀好意的想法。再顺着先前的思路往下想,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便渐渐地觉得睡不住了,心想这是不义之财,得还给人家,再说就算拿了这手机,我这吃了上顿愁下顿的日子也不见得能过多好……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便赶紧打开手机,想着失主肯定会打电话过来的。给还是不给,怎么给——要不要一点奖励什么的……约莫半个小时左右,枕边清脆的电话铃声果然响了起来了,一下子就打断了我的思绪。电话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她很客气地让我把手机还给他,说她手机里保存了很多联系人和重要信息,急等着用。一听到失主焦急的声音,我没再考虑还不还还是怎么还的问题了,直接问把手机送到哪里。女人听了有点惊讶地反问:你送过来,没有任何条件吗?我很干脆地说没有任何条件。听电话那头的失主有点犹豫,我便主动说了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见面,让她二十分钟后在西河派出所门口等我。

上了黄包车,蹬的还是像昨晚回来的时候一样快,遇到想坐车的也没有停下。临到西河派出所时,我便远远看见有一个女人已经在大门口站着了。我把车子在她跟前停稳,我打量着她,她也打量着我。我面前站着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高个子女人,穿着一件红色的长皮衣,打扮很是时髦。她先问的我,在确认了手机的颜色和品牌后,我确认手机就是她的。当看到我从裤兜里掏出来的手机时,女人的眼睛很亮,朱红的嘴唇后面两排整齐的牙齿白的像浸了水的糯米粒。我把手机递到她手中,她接过手机装进手提包里,又从里面摸出一个细长的钱夹打开,估计是想着表示一下感谢的吧。我上前用手按住,表示只是碰巧被我捡到,也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女人看我客气,又说请我吃饭,我想着这更是不能答应的了,一来无功受禄,二来自己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蹬着黄包车跟着人家这么时髦的人去吃饭,那该是多么的大煞风景。

女人说了好些客套话,临转身时突然问我:“你是党员吗?”这一问问懵了我,我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女人继续说:“我想你可能是个党员,我觉得只有党员才会有这样的素质……”

一个多月后,我将自己修改了多遍的入党申请书交到了村党支部书记手中。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版权申明
Copyrights © 版权所有 甘肃省统计局外网 陇ICP备09000265-5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访问高峰 位访客, 今日 位访客, 昨日 位访客
甘公网安备 甘公网安备 62010202000639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 620000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