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辅助工具

350px*126px

100-100

走进统计

刘玉红:父亲的微信

让连打电话都倒着拿的父亲学会用微信,我是没想过。

父亲还不到七十岁,年龄尚算不得很老的。但和一些同龄人相比,父亲对新事物的认识和接受却有很大的差距。比如看了几十年电视,父亲到现在还没学会拿遥控器挑台,别人用了十几年手机,他两年前才学着用,刚开始手机是倒着拿的,只说里面啥都听不到。后来经常是只会接听而不会拨出,要么不小心将手机调到静音或飞行模式,就认定手机坏了。

母亲在时,家里几乎所有的心都是母亲操着,父亲不拿手机也是不妨事的。如今母亲没了,父亲只得学着用手机,从如何开关机到如何接听电话再到如何拨号,从如何调节手机音量到如何使用手电筒再到如何充电,我还想教父亲在手机上看新闻刷快手,想着父亲一个人时能多少解解闷。虽然教了很多,但父亲终究只学会了接打电话,但依然会不小心调到静音状态或最低音量而无法使用,更不消说上网刷快手之类。我至今都纳闷,父亲不仅识字,且几乎每天书不离手,但怎么看着手机屏上文字表示的明明白白的操作方法竟然如此一窍不通呢?

有一次姐姐说想教父亲学着用微信。我一听就乐了,想着要是能教会那自然好,就怕是教不会的。说教就教,姐姐给父亲下载注册了微信号,又添加了包括我和她在内的十几个亲戚好友,再一一备注姓名,手把手教父亲怎么登微信怎么发语音,怎么发起视频聊天,怎么发现未阅读的信息,只没有教怎么打字,姐姐也是知道让父亲要学会在手机上写字打字,无疑是没有可能的。父亲学微信的路算得上“艰辛”,尽管我和姐姐很多次地说要用手指肚轻轻地点触手机屏,但父亲每次都是用粗糙的手指用力地按压,眼看着手机屏压破了还不松手,最终的结果不是无法识别就是按错了。我故意说这个不比驾着老牛耕地,没必要出那么多的力气的。于是父亲只用指尖在手机屏上面小心地比划着,好几次不敢再按下去。我给父亲再慢慢演示几次,父亲学着我的样子,瞄着手机屏快速点下去再赶紧抽回手来,生怕手机里会猛地蹦出一个黄鼠咬住他的指头。

好不容易教会了发语音和听语音,等返回桌面后,父亲又怎么也想不起来该从哪里进入微信,这个上点点,那个上试试,多次打开的却是拨打电话的窗口。等教会了认微信图标,点击进去后父亲却找不到和姐姐聊天的窗口,最后猛然想起得先找到姐姐的名字,等点了进去,却又怎么都想不起该怎么才能发送语音。我又得重教一遍,想着让父亲试着多发几次肯定就熟悉了,但第二天检验成效,还是没有半点进步。于是一切又得重新开始,再教父亲认微信图标,认发送语音的图标,教发送语音的方法……

父亲从来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或是发微信,每次我让父亲学着给姐姐打视频发语音,父亲也总是不好意思,推辞说打通了没说的,又没啥事情。在我的一再坚持下,父亲才会盯着手机好几秒钟,看嘴唇也是想说点什么的,可终究没说出来,见我又在催,便像个孩子一样涨红着脸,最后猛地蹦出一句:不会说……然后有些难为情地低着头笑。有时候也真是急人,真有点急事想给父亲打个电话,大多时候好歹就是不接,发几次微信也是等不到回信。回去一问,要么说没听见手机响,要么说听见手机响但不会看。实在没辙了,我只能在家里安装一个视频监控,既能说话还看的见父亲,才多少放心点。

即便不怎么会用手机,但父亲还是经常将手机小心地装在口袋里。我想父亲一定是这样想着:我们有啥事的话一定会第一时间给他打电话或者发微信,他有事情的话也能第一时间联系到我们。尽管父亲的手机可能正处于静音状态或者是飞行模式。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版权申明
Copyrights © 版权所有 甘肃省统计局外网 陇ICP备09000265-5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访问高峰 位访客, 今日 位访客, 昨日 位访客
甘公网安备 甘公网安备 62010202000639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 620000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