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统计风采 >> 统计风采
统计风采

刘红娟:消失的小菜园_自留地印象

作者:临洮县统计局:刘红娟  文档来源:  点击数:158  更新时间:2017-10-25  文字控制:[小][大]

小时候,我家的自留地在气象站附近,大约走五六分钟就到了,自留地的上坎有一条南北方向常年流水的小水渠,水渠旁湿漉漉的渠埂便成了从家到菜地最近的路,水渠的下坎就是我家的自留地,灌溉很便利,各种蔬菜和饲草长的非常茂盛,出产也很高,因常年种植蔬菜,自留地也就变成了家里的“菜篮子”。

在不大的3分地里,除了种植各种蔬菜外,也种些糖菜(糖萝卜菜),那时家里还养着年猪,因为糖菜含糖高,猪吃了容易上膘,夏天就靠自留地里的糖菜叶子来喂养。

清明前后,正是栽瓜种豆的时节,母亲买来现成的菜花、莲花菜、辣椒、西红柿等菜苗子直接栽种,但是刀豆种子需要提前泡发,等到芽子长到半寸长时才能栽种。常常是东面种植两三架刀豆,紧挨着中间种一畦莴笋、一畦茄子、一畦辣椒,北面和南面种些西葫芦、莲花菜、韭菜、菠菜、芹菜、香菜,西面种些大耳朵的糖萝卜等,父母就像收拾家里一样,总是把不大的地块安排的满满当当,摆弄的井然有序。

因为离家近,父母都总是用早晚的时间来照看菜园,播种、施肥、浇水、除草,那种耐心与细致像在照顾自己的孩子,一畦畦的地块洒下种子后等待着发芽,之后又等待着开花,等待着结果。

刚栽的菜苗就像婴儿一样,白天怕晒着,晚上怕冻着,于是“遮荫”就成了我和姐姐的事情,晚上要用瓦片罩住,到早上九点左右的时候,又要揭开让太阳晒一会,到中午的时候,又要罩上,就这样反反复复遮荫几天后,菜苗就伸直了腰,缓过来了,也就不需要用瓦片遮茵了。

在漫长的等待中,一畦畦蔬菜渐渐成熟,每到傍晚,我会母亲或是大姐去摘菜,感觉到那是一天中最享受的时候,2米多高的两三排豆角架像一扇扇翠绿的屏风,豆角像女孩的长辫子,胭脂色的豆角花似镶嵌在屏风上的红宝石,在夕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还有那绿油油的韭菜、开着黄色大喇叭花的西葫芦、包的瓷实的莲花菜、翠绿的油白菜、粗壮的莴笋、黝黑的茄子,还有在晚风中摇曳的大盘子向日葵,白中带黑的大豌豆花,菜青虫拖动着软糯的身体似蜗牛般的在菜叶间爬行,啃的菜叶斑驳透明,蜜蜂和蝴蝶翩翩飞舞,嗡嗡声为静谧的菜园奏响了轻音乐。

母亲也会在地埂上点种一些大豌豆或是黄豆,还有几棵向日葵,以备给我们解馋,其中叶菜类的蔬菜长的快,换茬也快,家中饭桌上的蔬菜总是很丰盛,菜多的吃不了,就送些给邻居和舅舅家。

自留地的路旁有几颗参天的白杨树,白杨树的后面住着两家村民。夏天,父母做活累了,就在树底下乘乘凉,和菜地邻居拉拉家常,聊聊庄稼,而我们和邻居家的孩子则在树荫下愉快的玩耍。

自留地的右侧,大概50多米就是气象站了,那时我和小妹常常驻足在气象站的铁丝网外,看着百叶箱、风向标,很是疑惑,心里在想,“不知这些‘玩意’到底是怎样提供气象服务的”?

就在弟弟结婚的前一年,发生了一件始料不及的事情,我家的自留地被征占了,全家人自是舍不得,之后看到的是一排排整齐的电投公司办公楼和住宅楼,我家的自留地,我家的小菜园就这样消失了……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想起小时候我给菜苗“遮阴”和摘菜的快乐时光,眼前浮现的小菜园历历在目,是那样的葱绿,那时,每天吃的蔬菜都离不开自留地小菜园的“无私奉献”,感觉“她”犹如一位伟大的母亲,在我们需要的时候,总是张开双臂,给我们提供足够的营养,取之不竭,用之不尽,哺育我们茁壮成长。

别了,我深深眷恋的小菜园,别了,我可爱的自留地,“你”为我们“奉献”的一切,我将珍藏在心灵的深处!

 

甘公网安备 62000002000107号